春开窖文化

层出不穷的大师和源远流长的经学

2020-08-08 14:52:51 春开窖酒业有限公司 阅读

追溯远古的历史还会发现,最初发现的酒,与文化似乎没有什么关系,后来喝的人多了,就有了划分的层次,有了评价的品质。酒也逐渐进入了上层社会,进而风行文人之间,于是形成了文化的载体。

这样穿插和连接起来,就会惊奇的发现,古往今来,酒文化就如同一条奔涌的长河,有初始的源头,有跳动的脉搏,既有三转九弯的涓涓细流,又有浩浩荡荡的潇洒碧波。山东景芝春开窖美酒,就是沿着这样的文化长河,与时俱进,继往开来,才有了今天的品质、实力和声誉。

然而,任何历史、任何文化、任何长河,都是有不同的段落所组成的,就像竹子有它的骨节、树木有自己的年轮一样。景芝春开窖美酒的发展过程也不例外,如果加以归并梳理一下的话,就会发现,春开窖美酒从久远的历史一路走来,是有许多段落连接构成的,从而抽象出时代兴衰,以及酿酒的高潮与低谷。

景芝出现的第一次酿酒高潮,为龙山文化中期,并以蛋壳陶酒杯为标志,使景芝美酒打上了龙的印记。

第二次酿酒高潮为划时代的少康中兴,由禅让制的公天下变为私有制的家天下,在这次历史长河的急转弯中,景芝美酒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第三次的酿酒高潮为春秋时期的杞国,以文人文化作为立国根基,不但演绎出杞人忧天的成语,而且形成独树一帜的特色,堪称一代大家豪饮美酒书写春秋。

推动景芝进入第四次酿酒高潮的代表人物,为著名的经学家郑玄,发生在烽烟漫卷的东汉时期。郑玄字康成,虽是山东高密人,却主要活动在今日安丘一带。历史上对郑玄的评价非常高,认为他先学今文经学,后习古文经学,网罗众家,通融为一,成为汉代最大的“通儒”,是两汉经学集大成者。

郑玄年轻时,赴京城洛阳太学受业,师从著名学者第五元先,演习官学,即今文经学。37岁时,便以“山东无足问者”而入关中,进入著名古文经学家马融门下深造。后学问超过马融,返回山东著书立说,讲授钻研学问,门徒相随者达数百人之多。

    后吏治腐败,“党锢”兴起,文人多难,郑玄便隐修经业,杜门不出,长达十四年。其间发生了经学史上的今古文学论争。众多名家之中,郑玄深入简出,独具见地,逻辑理性令人佩服,从此一锤定音,再也没有类似论争了,史评“消除门户之见,结束两百余年的今古文对抗争辩。”

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,郑玄不慕荣华富贵,一心钻研圣贤之书,确实达到了“达则兼善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”的崇高境界,成为一代文人的榜样楷模。

汉灵帝末年,朝廷“党锢”解禁,一批文人自然跃跃欲试,纷纷进入仕途谋得高官厚禄。当时大将军何进执政,极想重用郑玄,多次厚礼招聘,数度软硬兼施,然而都被婉言谢绝,表现了一代文人只愿从事教学著述,而不参与权贵之争的高风亮节。

汉献帝时,皇帝亲自下诏,征召郑玄进京担任高官。郑玄无奈进京,只住了几天,即以“但念述先圣之元意,思整百家之不齐”和年老多病的理由一再请辞。汉献帝见状,册封其担任朝廷大司农一职,挽留之心溢于言表。郑玄依然不为所动,越发归心似箭,几经努力终于返乡。因此,郑玄又有了郑司农的美称。

郑玄知识渊博,所注经书量大面广,其中有《易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毛诗》、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孝经》、《尚书大传》等。还有自己的一批专著,如《天文七政论》、《鲁礼袷义》、《六艺论》、《毛诗谱》、《答临孝存周礼难》等,能够流传下来的达一百余万字,如此巨大的成绩,超过了两汉时期的任何一位经学家。

    关于郑玄在中国经学史上的地位,范晔在《后汉书》里作了如此高度评价:“自秦焚六经,圣文埃灭。汉兴……学者亦各名家……异端纷纭,互相诡激,遂令经有数家……郑玄括囊大典,网罗众家,删裁繁诬,刊改漏失,自是学者略知所归。”

郑玄不但是我国古代杰出的经学家、思想家,而且还是著名的教育家。

《后汉书•郑玄传》中记述:“玄自游学,十余年乃归乡里。家贫,客耕东莱,学徒相随已数百千人”。《经学史》里说他:“著书满家,从学数万”。由此可见,当年郑玄开设私学,弟子众多,堪称学子遍九州,桃李满天下。

    他的学生中名家辈出,见著于史书的名门大家就有:河内赵商、清河崔琰、清河王经、乐安国渊、乐安任嘏、北海张逸、鲁国刘琰、汝南程秉、北海孙乾、山阳郗虑、南阳许慈等等,其中不少人进入朝廷担任了重要官职。

 再者,郑玄还是著名的饮酒大家,比较古人饮酒的海量时,第一把交椅非他莫数。唐朝诗人李白在《将进酒》中有一名句:“烹牛宰羊且为乐,会当一饮三百杯”,说的就是郑玄。

当年袁绍为大将军时,兼督冀、青、幽、并四州,成为中国最大的割据势力。由于他看中了郑玄的才能,想方设法为己所用。一天,袁绍大摆宴席,杀牛宰羊,佳肴美酒招待郑玄。前来作陪的,可谓冠盖云集,名士济济。郑玄入席后,对这些“豪俊”提问一一答对,高谈阔论,语惊四座,在场者无不折服五体投地。

 席上,郑玄当场拒绝了袁绍封给的中郎将官职。袁绍一计不成又生一计,发动宾客劝酒,意在灌醉了迫其就范。三百个宾客每人一杯,前来和郑玄碰杯敬酒。只见他大度从容,以礼相待,敬者不拒,三百杯酒下肚,依然“秀眉明目,容仪温伟”,“温克之容终日无怠”,终于逼得袁绍打消了念头。

 由此可见,如此豪饮的大师,必然带出众多深爱美酒的弟子,于是,文采飞扬,酒风帜烈,推动形成了景芝的第四次酿酒高潮,为更多名酒问世创造了条件,奠定了基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