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开窖文化

三河交汇造就的物华天宝

2020-08-08 14:54:51 春开窖酒业有限公司 阅读

探索春开窖美酒的地域优势

大千世界里,任何一种美酒的问世,都是需要许多因素组成的。交通要道的繁忙、市场需求的广阔,先形成酿酒动力,再具备天然好水……这些,都能够从春开窖美酒的基因中抽象出来。

因此,我们在研究景芝地理优势的同时,顺便分析一下景芝的水源,看看有什么独特的地方?探索奥妙的所在。从地图上看,景芝具有三河之利,东枕潍河,北临浯河,南为渠河,这样三水交汇,既分流奔涌,又合三为一,因此构成了奇妙无比、得天独厚的水系网络。

再进一步看,三河之中,潍河最大,渠河次之,浯河最小。其实,渠河与浯河,都是潍河的支流。三水分别来自不同的地域,最终在景芝近旁会合,尽管主流支脉分明,大小区别明显,但却特色分明,优势互补,这才成为酿制春开窖美酒的最终源泉。

对于景芝来说,浯河尽管不大,但却非常重要,为景芝的主要水源供应。源头位于安丘市中部,这里有山,但无高山,有岭,却无峻岭,地势绵延,起伏得当,导致浯河曲折蜿蜒运行其间。

许多人曾经沿着河道向上追溯,然而且很难找到最终的源头。因为源头部分断断续续、似隐似现,经常笼罩着神秘面纱。其实,整条浯河,几乎都是由地下涌处的泉水所组成,堪称真正的万泉之河。到达景芝时,浯河已经形成了不小的规模,水面宽阔,风光靓丽,岸畔林荫相接,河流水质清澈。

由于河道平缓的关系,加上沿途泉水汇集,浯河流速和缓,无风无火,不紧不慢,说不尽的中庸,道不完的安闲,仿佛一位老人,在欣赏着风景悠闲的散步一样。

可以说,浯河之水有泉而聚,天生就具备着酿制美酒的资质,并且在途径景芝的时候,身段无比丰满,笑貌俊悄雍容,一派富丽舒展,婀娜多姿,仿佛专程前来孕育照顾景芝一般。

因此,历史上的浯河名气很大,不但成就了一代美酒,而且史不绝书,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,留下了“深处浮萍映绿,浅出水净沙明”,“吸水烹茶茶味甘爽,引源酿酒酒香馥郁”等千古名句,并引伸出“三产灵芝真宝地,一条浯水是酒泉”之说。

渠河为景芝的又一水源,文化积淀丰厚,历史传承悠久。渠河发源于群峰环抱的沂蒙山区,曾于大山之间艰难奔涌,曲折迂回,到达景芝的时候,仿佛发现了希望,这才舒展眉头,显示出意念的厚道和大度的从容。

渠河还有一大特征,季节变化非常明显,冬春季节里,水流变细,河面变窄,远远望去,水流在宽阔的河床中游动,由于穿上了一件肥大的衣裳。夏秋季节里,山洪频发,河水猛涨,气势磅礴,飞流直下,场面令人叹为观止惊心动魄。

古代的时候,渠河也曾称作浯河,西汉时人们在此开渠灌田,因此改称为渠河,并且有了上浯下渠之说。由此可见,景芝位于浯河、渠河两河相夹的河套地带,原野肥沃,水源充足,特别适宜于农作物的生长,因而也是我国最早进入农耕社会的区域之一。

田内阡陌相望,河边牛羊追逐,林带间点缀着村落,远近沃野,炊烟缭绕,一派北方农村的田园风光。由于交通繁忙,地势优越,古往今来酿酒业极为兴盛,作坊鳞次栉比,酒店错落有致,开坛隔户醉,十里酒旗风。

临近景芝的潍河更是非同凡响,可以追溯到磐古开天地的远古时期。亿万年前,华夏大地上发生了轰轰烈烈的造山运动,构成了今日山东的地势地貌,也形成了潍河为代表的东部水系。

从此,潍河亿万年如同一日,艰难顽强的携泥带沙,造就了广袤肥沃的昌潍平原。潍河流域面积6千平方公里,经过景芝的部分,正好属于中段,河床宽阔,流速昂然,浩浩荡荡,三转九弯。加上浯河、渠河的汇入,越发雍容华美,极尽缠绵,使景芝成了天造地设的聚水之地,散水之坡。

潍河还是著名的龙之河,上世纪六十年代,潍河岸畔一条不大的山涧里,一次出土了十余具恐龙化石,因此该山涧命名为“恐龙涧”。这一考古发现,震惊了整个世界,人们不禁要问,这些重达几十吨的庞然大物,为什么不远千里迁徙潍河?原来,恐龙们看好了的,是这里丰美甘爽的水源,因此,潍河有“龙之河”的美誉。

试想,用龙之河水酿酒,加上浯河的万千清泉,还有渠河从沂蒙群山运来的温柔精灵,在景芝相聚联欢,进行充分的合作交融,依此酿制的春开窖美酒,即使不做宣传,也会吸引无数美酒爱好者情有独钟。

还有一点值得说明,也许是上苍有意安排,也许是自然无意巧合。自古至今,景芝所有的历史脉络,都有着龙的足迹,打着龙的印记,具有龙的神采。龙山文化拉开了景芝的历史大幕,龙河之水造就了景芝的前世今生,龙的传人又酿制出举世名酒…… 

因此,历史上的景芝人独具慧眼,抓住交通要道的市场优势,巧妙利用卓越超群的地下水系,以高超的传统酿造技艺,精心酿制品质最佳的春开窖美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