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业动态

春开窖 元隆酒庄印象(一)

2020-10-23 09:24:28 春开窖酒业有限公司 阅读

 

 

春开窖•元隆酒庄印象(一)

宿献杰

教过语文和历史的政治高级老师/为校长服务的校长/教育硕士/无证美食家/泰迪狗爹

 

在景芝工作期间,我和春开窖酒业的冯总并没有什么交往。

和冯总有正式交往,还是我离开景芝以后。

和冯总初次相识,是在一个景芝小炒店的饭桌上。我的一个远亲是他的好友,叫我过来认识冯总。在此之前只是听说,当年冯总在大酒厂是分管销售的副总(那家伙大权在握,说一不二),曾经在三中做过老师,后来转行到大酒厂,一步步做到了副总;再后来辞职,自己去开酒厂、当老板,再再后来就做成了大老板。

离开景芝后,第一次和冯总相聚,是有一天我潍坊的一个好友相约,说冯总要来看我。当时我很感动,也很惊讶。感动的是冯总重感情,不惜车马劳顿来看我。我有何德何能,值这么大个老板一顾?惊讶的是,都说景芝人鬼精的像树上的鸟儿,我的茶早就结冰了,况无深交,冯总还能来看我?(我这是典型的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)

交谈中得知,冯总又在景盛工业园区开辟了一处酒庄,紧挨着小浯河,而且还特别在河底开凿了酒窖,打造了别具一格的冯氏酒庄文化,精酿了冬韵136、春开窖等好多美酒。酒庄、酒窖、佳酿,在我脑海里浮想联翩,深深的吸引着我。还有那冯氏酒庄文化,不知是“山村水郭酒旗风” 的风格,还是“牧童遥指杏花村”的效果。尤其冯总向我详细介绍了春开窖和冬韵136的酿造过程,“秋收、冬藏、春开窖”,好美的意境,感觉诗情画意一般,我甚至隐隐约约看到了酿酒师傅们神仙般的操作,闻到了“秋收、冬藏、春开窖”的醉人酒香。这等美酒,对于一个有着30多年酒龄、见酒还要命的人来说,是何等的诱惑。于是赶紧和冯总约定,找机会一定去品尝。

冯总是冬天来的,要是等到136天结束,春开窖的时候,日子好漫长哟。春节前,我接到了冯总的电话,邀请前去品酒。我以佳酿未到开封日为由拒绝了,冯总说可以先来品尝一下以前酿的酒。我坚持不去(我才不是一个将就的人),一定要等到春天的时候去开窖,去品尝,去领略冯氏酒庄的独特魅力。

等待的日子是漫长的,等待的日子也是美好的。心里怀着对美好事物的向往,每每想起此事,心里就荡漾起一阵阵幸福的涟漪。等待的日子也是焦虑的,有几回竟然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甚至梦到美酒被别人一喝而干,美景被别人弄得一塌糊涂……竟然傻傻的打电话向冯总求证。冯总笑我:赶紧来吧,老弟。再不来,好酒可就叫别人喝光了,美景也让别人先睹为快了……

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。

终于冬去春来,杨柳青青。忽一日看到冯总的朋友圈里有潍坊的朋友来酒庄开酒、赏景、品文化了。这还了得,赶紧给冯总打电话,一问才知,原来是潍坊的一个车友会来酒庄搞活动。

“最近过来吧,酒也香了,花也开了,景也美了,你还等什么?我让你大嫂备好菜,恭候大驾光临。”

掐指一算,果然过了开酒的日子,还真是旗杆底下误了操,让潍坊人抢了先。好你个老冯,重利轻友,非去哈你个小辫朝前不可。

找了一个休闲的周日,约了两位好朋友一起,开车直奔冯氏酒庄而来。路上,一个朋友对我说,这次去一定好好尝尝冯总的美酒,机不可失。此等美酒不喝,此等美景不赏,岂不是人生一大遗憾?!我也暗下决心,这回一定要喝冯总最好的粮食酒。

“喝了咱的酒啊,上下通气不咳嗽;喝了咱的酒啊,一人敢走清杀口……”,朋友车里的音响真会应景,好像它知道我们是来喝酒的。

半小时车程的路,很快就到了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冯总那前途光明的额头,原先就已稀疏的头发,现在全消失的无影无踪,看来冯总的前途以后会更加光明远大。当然,美酒对他的滋润也功不可没。

正胡思乱想着,车子已经稳稳地停在了冯总旁边,下车、寒暄、相互介绍以后,我们随冯总进入冯氏元隆酒庄的大门。冯总说,我做你们的导游,游览冯氏酒庄,先赏美景后品美酒吧。

下面,该上视频了(请观看一段介绍酒庄的视频:韵之酒庄----


看完美景,欣赏了酒庄里酿酒师傅们的辛勤劳动,下一个节目是什么?相信大家都说对了——哈酒。

席设冯氏酒庄最大的房间,也是贵宾厅——春开窖,漂亮能干的冯大嫂张罗了一大桌子菜了。自己种的菜,自己酿的酒。冯大嫂不愧是老师出身,怪不得冯总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原来是大哥后面有大嫂呀!你看这桌子菜吧,既有地道的家常菜,又有洋气的酒店菜;既感受到了居家的温暖,又体现了在外的风度。冯氏家宴好奢侈呀!冯大哥快说话吧,我已经饥馋难耐了。

主客落座后,冯总说话了:“上酒”(我还在等他说:“吃菜”),陪酒的小伙子拿过早已温好的酒,先倒了一杯端给了冯总,冯总郑重其事的双手接过了酒杯,向我们讲起了酿酒经、哈酒经,从秋收冬藏春开窖到一品二喝三比较;从世上三般苦,打铁酿酒磨豆腐到年少不知酒滋味,喝懂已是中年人;从感情浅舔一舔,感情深一口闷到激动的心,醇香的酒,能哈不哈不够朋友。我嘞个去,老冯不愧是弄酒厂的,一句话离不开酒,两句话离不开情,三句话离不开哈。这顿饭吃的,见过能哈的,没见过这么能哈的;见过能吃的,没见过这么能吃的;

见过能说的,没见过这么能说的;见过哈多的,没见过能哈这么多的;见过感情深的,没见过感情这么深的。
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再看我那两个朋友,满面红光、手舞足蹈,已经和冯总称兄道弟、亲密无间了。酒是粮食精,越喝越年轻;酒是感情口服液,你也乐来我也乐。真的,大家乐才是真的乐。不能再喝下去了,必须打住,是我出手的时候了(我没捞着哈,我的两个朋友重酒轻友,让我开车。其实是都是高度酒,我血压高,不想哈)。好说歹说,软劝硬劝,嘴皮子都快要磨薄了,不管用。你说你的,我哈我的,原来我们已经不在一个频道上了。我嘞个去,都快要崩溃了。说话间,一杯酒又下肚了。那个潇洒,那个劲爽,已经不是语言能描述的了。我只好求助于冯总了。冯总不愧是老江湖,面不改色心还跳,大侠般的把手一挥:“再满上一杯”。OH MY GOD,已经四杯了,再哈就是五杯了,高度酒哎。“满上、满上”,我的两个朋友极度亢奋的应和着,美其名曰“五福酒”,学问大着哩,老的福,少的福,全家福,必须的。MY GOD,再哈下去,到底是谁的福还不一定呢,我只是心里想着,没敢说出来。看来,回去的路上,我的任务还很重,真是苦命的人儿。

全家都有福的重要时刻终于到了,我跑到厨房里亲自把饭端上来了(冯总不发话,冯大嫂不上饭。两口子配合真默契。)。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,每人总算是吃了点饭。我可不能像他们那样,光哈酒不吃饭,这么好的三页饼,薄如蝉翼,一抖三开,不吃就是浪费不说,还辜负了冯大嫂的一片心呐,怎么说,也得吃上三张,三三不断嘛,感觉好像我也被他们熏醉了。

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景芝人讲究酒足饭饱,该说再见打道回府了。我早就把车子发动起来,开到了房间附近,便于朋友上车。以我的经验,哈酒哈到这个点上了,十分钟之内,我们能顺利走出酒庄的大门就算不错了。果不然被我这个乌鸦嘴言中,握手、拥抱,再握手、再拥抱,上车、关门、挥手,还没说完再见呢,又下车去了。握手、拥抱,再握手、再拥抱。就差没接吻了,我刚产生了这样的想法,见证奇迹的时刻马上就来了,天呐,朋友亲的不是冯总的唇而是他的腮,左腮亲一口,右腮亲一口,不偏不厚,正好。我嘞个去,两个大男人,真恶心。我早已拿出手机,记录下了他们“丑陋”的一幕。冯大嫂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,我想她肯定见怪不怪,看她只是远远的看着,不到近前的样子,就知道她历次无数不敢近前,肯定是被这些醉汉子无数次的握手,无数次的拥抱(有没有亲腮我不敢说),不能近前了。有人说,从猴子变成人经历了几千年,可从人变成猴子就是一杯酒的事。我今天是验证了。

历经三上三下,我们终于驶出了酒庄的大门,这会儿可是真的再见了。车子走出了很远,我从反光镜里还依稀可见站在酒庄大门口挥着手的冯总。

再见了,冯总;再见了,冯大嫂,感谢你们盛情款待,我们还会再来看你们的。

我心里默念着,衷心的祝愿春开窖酒业,生意兴隆通四海,财源茂盛达三江。

我的两位朋友在车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“你今天亏大了,这么好的酒没捞着哈;下次来我开车,你哈酒”。看看,还想着下次来呢。很快,他俩就梦游酒庄吟呼噜了。我没怎么费劲就把他们拉回来了(可下车送他们回家我就惨了。谁没送回醉汉子?不说了,说多了都是泪)。

冯氏酒庄酿的酒,确实是好酒。

经不住冯总的再三推让,我只抿了那么一小口,虽然没多哈,可这一品二哈三比较,就令我口齿留香、回味我穷。满屋子粮食酒的醇香,对一个有着三十多年酒龄的中年男人来说,意味着什么,不言而喻了(在此不做过多描述,我也不专业,又恐有做广告之嫌)。反正我感觉不错,觉得是好酒。

第二天问我两个朋友对冯氏酒的感受,两人均表示是很好的酒。我问好在哪里?答曰:不口渴、不上头、不是很难受。我又问比茅台怎么样?一个答没哈过茅台,一个答差不多。两人再三和我说,找机会一定再去,一定要到酒庄的酒窖里签名封存一些。奥,原来是想去私藏。这个好办,我们再去冯氏酒庄走一遭(还不知下次去,你俩又出什么幺蛾子。没办法,也得去,好朋友嘛,有求必应,谁叫咱是热心肠呢)。

春天来开窖,秋天去收获。

想必秋天的酒庄,定是别有一番韵味。

期待着到秋天,我们再去春开窖•元隆酒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