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开窖传说

春开窖文化

“春开窖”从春天开始,为春天干杯!

春开窖传说


因酿酒而声明鹊起的景芝镇,近来酿酒业得到了蓬勃发展。循着酒香,笔者走进这座千年酿酒古镇,走进佳酿声高的春开窖酒业。


循香探源


三月的春风吹醉了大地,处处生机盎然;一踏入酒香氤 的古镇——景芝镇,就有一股沁人的酒香扑面而来。景芝酒名驰远近,一度成为名酒的象征。特别是“春开窖”的市场走红,无疑是景酒人与时俱进,开拓创新的结果,但从酒质的成因而言,它还与当地湿润的气候、独特的水质以及人文地理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。古镇景芝地处北温带,属大陆性湿润气候,水土肥沃,地灵人杰。说道酿酒,除适宜的气候、精湛的技艺外,与优质的水源也是密不可分的。春香馥郁的景艺已流淌了四千余年的浯河。此河发端于莽莽苍苍的沂蒙山脉,由饱浸天地之灵气的股股山泉汇集而成,绵延百里, 古不绝。浯河之水,“深处浮萍映绿,浅处水净沙明”,“吸水烹茶茶味甘爽,引源酿酒酒香馥郁”。素有“三产灵芝真宝地,一条浯河是酒泉”之说。一井,那赋予了传奇色彩的“松下古井”。相传此井之水乃“秃尾巴老李”从东海龙宫带来的神龙之水。据考证此水与浯河之水系一脉相承。用此井水酿酒,不仅香味醇厚产量高。更奇之处在于每逢旱年,他处井水皆以干涸,而此处井水却涌泉汩汩,取之不竭。在《山东一轻志》中有“即使同一工艺.同一酿酒班子,离开景芝到别处酿酒,其味大为逊色”的记载。为探其奥秘,景酒人曾携此井水到省地质矿局分析化验,发现水中竟含有二十余种微量元素,达到国家水质标准,被成为“纯天然饮用矿泉水”如此来水哦,淙淙山泉,汩汩神井,千年古镇的醉世神工们能娘指出如此勾魂摄魄的玉液琼浆,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
醉世神工


“景芝古镇六百年,醉世神工代代传”。徜徉于景芝镇,日染林林总总的现代化城镇,浸淫着浓郁的酒香,处处感受到一股股勃然生机。感受最深的当是那如同经书般的“醉世神工”,千百年来,景芝酒所以美甲华夏,长盛不衰,正赖于其严谨而精到的酿酒法宝,才使这朵“古艺奇葩”艳压群芳.他们在不断夯实传统工艺的基础上,革故鼎新,凝练了酿酒技艺。在鱼龙混珠.泡沫名牌充斥市场的情况下,不搞短期行为,更不急功近利,而是坚守数百年来所锤炼出的“粮必精、水必甘、曲必陈、器必洁、贮必久、工必细、管必严”的三字经秘诀,创造出了一套科学的适合地理特性的酿造真经。如,原料粉碎“呈梅花瓣,无跑生”;配料“无团糟、无白眼”;入池按季节更替和气温变化,合理调整水分、酸度和淀粉含量;装瓶“轻、松、匀、薄、准、平”;“缓气蒸馏,大气追尾等等”,“熟而不粘,内无生心”等等。这些看似简单的字眼,正是景酒人全力打造出“春开窖”等美酒佳酿的神工所在。“春开窖”的光彩亮相,并能在短时间内以快捷的触角占据了市场,既是其匠心独运的结果,更是“醉世神工’有力佐证。


秋收冬餐“春开窖”


创新就是灵魂。善于总结经验,不断突破自己,始终昂扬着一种亢奋的创业激情,这是给我们的又一感受。前些年,由于白酒市场的不规则竞争,呈现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局面。一度使酒类市场处于低迷状态。而“酒景人”却以逆向性思维和前瞻的眼光、审慎的起点,跳出天下一统的大红大绿的单卖历史、卖文化的“俗文化”圈,以新思路做活酒文章,向人们奉献出如诗如画、冰清玉洁的春文化酒“春开窖”。

笔者不能不叹服景酒人创意的独到。“秋收冬藏春开窖”——一句多么富有哲理的“农谚”。朴拙、典雅、清新。平时的直白,如诗的语句,蕴含着归真返璞、绿色自然的春天文化。上世纪三十年代出版的《济南商业志》中有如下记载:“景芝镇酿制的”桃花翁“酒为山东极品”。所谓“桃花翁”,说的是一种古代酿酒之法,大致是秋天将精选饱熟的谷物酿制呈酒醅,入冬前将其储存于不挂瓷的陶瓮之中,待来年春天桃花含苞绽蕊之际出醅酿酒,此时地气上升,春暖花开,莺飞草长,万物萌动,正是酒醅中微生物繁殖最为活跃的季节。用此法酿制出的酒发酵充分、质地纯正,其味芬芳馥郁、温馨四溢,饮之泌人心脾,荡气回肠,实乃酒中上品。此酒自清代即远销西京、江宁、钱塘、奉天等华夏名城,并香飘异域,名传塞外。凤凰焚于火而重生,文化经沉淀愈辉煌。富于创新精神的景酒人思路大开,提出了“秋收冬藏春开窖”的科研理念。他们将传统的酿酒工艺嫁接上先进的科研技术,历经两年的不屑科研奋战,终于使古老的“桃花翁”酒得以升华、结晶,诞生出了今天的中国之星——春开窖。为新形象白酒点亮了一缕夺目的辉光,赢得了全国酿酒专家如是评价:

全国著名白酒专家沈怡方:“春开窖从内涵到外延式中国白酒业的突破和创新”。

山东白酒协会会长、酿酒专家黄业立:“在近几年推出的所有白酒品牌中,春开窖是最具生命力最有前途的鲁酒品牌”。

白酒研究理论家崔宇晴:“春开窖的上市使高档酒市场增添了生力军,她独特的工艺为白酒业带来一股清新的空气”。历代名人与景芝酒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。宋神宗熙宁九年,大诗人苏东坡任职密州太守,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他在“欢饮达旦,大醉”下写的诗篇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••••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。便是饮了“景芝高烧”之后而吟成德。这在苏轼研究专家朱先生的论文中早有论证。景芝酒起源于公园11世纪中期,代表了中国粮食蒸馏酒的历史。另一位宋代婉约派大词人李清照的婆家(赵明诚)也为密州,易安居士经常回归故里探望她的公婆。曾写下“惜别伤离方寸乱,忘了临行,酒盏深和浅”等词句,所饮杯中之物也当属景芝酒。清代密州骚客刘子羽清明时节到潍县访板桥先生,途经景芝古镇,闻酒香而下马,啜饮“桃花翁”酒,目染满目桃红,饱蘸浯河之水,吟唱出:“桃花流水春开窖,细雨和风客到门”的骈文佳句,鉴定下“桃花翁”酒的历史也逾百载有余了。而当代诸城籍大诗人臧克家先生在他八十五岁高龄之时尝酒怀故,吟出了脍炙人口的“儿时景芝酒名扬,长辈贪杯我闻香,佳酿声高人已老,沾唇不禁念故乡••••”这些历史文化“印痕”已成为景酒人引以为豪的文化瑰宝。

品味芬芳的春开窖美酒,咀嚼厚实的景酒文化,感受景酒人的古道热肠,我们深深感受到“春开窖”辉煌的背后蕴藏着坚实厚重的迸发力,只有这样丰盈的文化基石和经济实力,才能使景酒人勇敢的追逐现代化企业的曙光,迎接“春开窖”又一姹紫嫣红的春天。

“春开窖”从春天开始,为春天干杯!”